建昌网

您现在所在位置:爱知网 > 建昌史料 >

你见过马云有多抠吗(含视频)

发布时间:2017-01-01 19:34   来源:jianchangnews.cn  编辑:建昌资讯


1月25日,阿里巴巴宣布设立10亿元医疗物资供给专项基金,从海内外直接采购医疗物资,无偿送往武汉及湖北的医院。一边动员国内工厂紧急复工生产医疗物资,一方面从韩国、俄罗斯、以色列、日本、德国、南非、印尼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采购医疗物资,同时阿里动物园齐上阵。这是国内企业针对这次新冠病毒疫情首个超过10亿元的专项基金。


1月29日,马云公益基金会宣布捐赠1亿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


截止2月14日,阿里巴巴已经采购超过4000万件、价值4.68亿元人民币的医疗物资送往武汉及其它受疫情影响的地区,菜鸟“绿色通道”向武汉和其他受疫情影响的地区递送了超过2600万件医疗物资。


这里面也离不开马云平时在全世界各地广结善缘。其中广为人知的是,马云在疫情伊始向日本一般社团法人日本医疗国际化机构名誉理事长二阶俊博求助,希望对方帮忙在日本寻找医疗物资,对方回应:“亲戚生病我们当然要伸出援手,以举国之力帮助中国。”几天内筹措12.5万套防护服送给中国。


过去几天,日本疫情加重。3月2日,马云微博上说,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马云公益基金会紧急筹集了100万只口罩交给二阶俊博,并送上祝福:“青山一道,同担风雨,相信一切都会尽快好起来!”


我们见识过了马云的大方和大爱,但你见识过马云的“抠”吗?一种几乎同样值得赞美的抠。


在两个月前的1月7日的马云公益基金会第三届二次理事会上——这也是为期两天、紧锣密鼓的乡村教师颁奖典礼的最后一个环节——我见识到了一个各种抠的马云。几天前,马云公益基金会公开了会议全程的视频。


不想看文字的朋友可以直接点击上方的视频,观看2020年1月7日马云公益基金会第三届第二次理事会全程视频,只有表决环节的一小部分被截掉了,不过无伤大雅


抠字眼、抠细节



在工作汇报中,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说:“五年下来,可能很多理事也会想知道,我们这540个(获奖的)乡村老师是否都还在。坦白讲不是都还在。五年下来,有3.5%的流失率。”


这里的流失是指离开乡村学校,根据马云公益基金会的统计,“流失”的这19位乡村教师,继续在教育领域工作的有10人,调动至教育主管部门的有7人,考上研究生的有1人,退休的有1人。


马云第一次抠起了字眼儿:“这不能叫‘流失率’吧?这听起来很奇怪,我还以为他们都离开教育岗位了。你这个词要调一下,不是流失率,是变化。‘流失率’是离开了,应该是‘流动率’3.5%。”



接着他又抠起来PPT上的另一个细节,在于秀红公布2015~2019马云乡村教育人才计划评估结果时,马云问:“你这个乡村教师计划评选红的93.2%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啊?”“是满意的。”“那你这上面没红的嘛?”“它是标蓝的,标错了。”马云来了句:“靠!”把在场的人给逗乐了,于秀红赶紧以笑声补救:“PPT给我做错了。”


轮到企业参与这块儿,于秀红称2019年共计有40家合作企业参与,累计2736万企业支持金额,企业间接带动4353万元社会资源落地马云乡村教育人才计划入选者所在学校。马云补充道:“这儿要说清楚,不是4300万到了马云公益基金会,是带动了4300万元进入到了乡村教育领域里面。我们还是要跟别人说清楚:我们是不接受别人的钱捐到我们这儿的,我们是带动大家把钱捐到那儿去。”


于秀红做完工作汇报后,邵晓锋想进入下一个环节,马云打断说:“大家还没提意见呢。我觉得于秀红该重点讲的没重点讲,我觉得做公益很重要的是唤醒意识,那就是自己表达的能力很重要。工作是做得非常多,我觉得秘书处只有18个人,很多都是年轻人没有经验的,活是干得很多,但是要把事情讲得到位。讲得不到位、不会讲话,不是口才不好,是你思想不够有体系。”


他讲的时候,镜头一直对着于秀红,于秀红一直保持着笑容,手头上的比在纸上记着。去年9月初,在马云9月10日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前一个礼拜,我曾去马云公益基金会的办公室跟于秀红聊了一下午,当时他们正收拾搬家,新的办公地点就在西溪湿地,也就是阿里巴巴的发祥地。


于秀红的性格或许正好跟马云的性格互补,马云更擅长天马行空出主意,她更擅长务实和执行。以成立1亿元的拉萨师专·马云教育基金为例,从4月决定要做,到6月底落地,期间项目考察、细节谈判,总共花了两个月多一点的时间。


阿里巴巴公关老大王帅说:“马云说的我给大家翻译一下。我感觉马云公益基金会跟我们创办阿里巴巴正好反过来。我们做阿里巴巴是使命驱动、完美执行。我们马云公益金会呢,小心翼翼、非常谨慎地做一些项目,然后再摸索、靠近我们的使命。我这两天有个非常深的感触,就是马云公益金会将来会成为全世界最具特色的公益基金会,我们开的这个会可能也会是全世界的公益论坛,这样才能承载住我们这么多的项目。我们讲‘一个中心,几个基本点’,现在除了一个中心外,几个基本点都被‘一个中心’全压掉了,但那个中心未必就是马云公益基金会唯一的或者将来的中心。就是我们马云公益基金会的愿景、使命、价值观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认真地去思考了。”


马云接过去:“我希望下一次理事会,报告的时候能够把这些(使命、愿景、价值观)说得清清楚楚,使得听的人、理事也可以知道怎么参与,哪些地方我们做得不够好,哪些地方我们可能做得过头了,哪些地方碰到挫折了,这样大家才有参与感。”

  

接下来汇报的各位更惨,马云不停地发起挑战。


去年很重要的一个国际项目是马云非洲创业基金,2018年正式启动,2019年在加纳举办了首届终评和颁奖。负责汇报的马云公益基金会国际项目高级顾问Jason Pau说非洲非常复杂,有超过40%的GDP来自非正式经济,马云问:“什么叫非正式经济GDP?”Jason说:“比如你在马路边上开个小店,这种就是非正式经济GDP。”


Jason继续介绍马云非洲创业基金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刚开口,马云说:“我打断一下,我们就是要做非洲版的《赢在中国》,《赢在中国》对中国的创业者是有帮助的。但在非洲,非洲的文化越来越变成等待援助、等待救济的文化,我们觉得非洲应该培养当地的企业家精神。”


Jason说,2019年他的团队在非洲待了超过3个月,去年在非洲收到了9366个申请,来自50个非洲国家,符合要求的有939个,经过35个评委选出50强,然后通过电话和视频面试选出20强,对他们的考察要求除了项目本身外,还有对社会的影响、领导力、价值观。


马云说:“有90%的申请是不合格的,说明非洲的问题还是挺大的。”


Jason说:“我们的要求比较高,要让他们提供至少3个视频,还有10页项目介绍书,有很多人骂我们。”


马云说:“所以问题出在我们身上,不在他们身上,对吧?”


Jason解释道:“因为很多人说,如果你不把申请的过程弄得非常严格的话,你会收到很多乱七八糟的申请。我们想要的是很认真的创业者来申请。”


马云说:“再认真,如果只有10%的人符合条件,说明我们的问题是比较大的,我觉得我们在这方面还是要复盘一下。尽管有乱七八糟的,但乱七八糟的进来以后,不能从这9000位里选出好的,是我们的能力问题。但不能因为我们的能力不行,就把90%的人给甩出去。这个问题比较大。所以我觉得我们回去后要review一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只有10%的人符合条件(非常惊讶)。”



2019年11月16日,在加纳举办了非洲版《赢在中国》总决赛,有来自32个国家(包括18个非洲国家)的人1200多个人参加,包括非洲国家的一些总统、总理、部长,以及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中国驻加纳大使都去了总决赛现场,当然,马云、李连杰、蔡崇信作为评委也在现场。马云对1200人又抠起细节来:“以后工作还是要做仔细,观众1200人是现场观众1200人,不包括观看电视直播的观众。”


Jason感觉被马云挑战得已经虱多不咬。他最后说:“感谢马老师和阿里以及基金会的同事,因为一开始我们没有团队,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因为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马云前面不停地打巴掌,现在准备送一颗甜枣:“我给大家报告一下,因为大家听得出(Jason的口音),他是一个美国出生的中国人,能够用中文讲已经很了不起了。所以我觉得讲得也还是蛮好的。”大家也适时地给Jason送上了鼓励的掌声。


马云接着说:“不过还可以讲得更自信一点。但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年(指2019年)做得非常亮眼的一个项目,在非洲引起了非常大的影响力,我觉得这可能会成为马云公益基金会未来的一个王牌项目。作为第一年,Jason过去一年花了很多时间做这个项目。他在阿里巴巴做我的海外助手,所以他事情非常多,但他几乎一两个月就去一次,而且没有团队,钱又不能多浪费一分钱。把这个项目做出来,我们主要是做个模版,接下来第二届、第三届,我们这个非洲创业者项目可能会成为全世界对非洲影响最大的一个项目。我们很有信心,希望大家多关注,如果大家去非洲的话也可以去看看这个项目,还是不错的。”


李连杰也参与了这个项目,我参加过四次马云公益的乡村教师颁奖(从今年开始被马云改名叫“马云乡村教育发展年会”了),每次跟马云形影不离、跟马云坐在一起的就是李连杰。这次李连杰还把他女儿带来了,他女儿也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的志愿者之一。


李连杰表示,现在很多的非洲人误解了中国在非洲的发展,认为中国人去了就是换取他们的能源:“我非常骄傲的是,作为一个民间的马云公益基金会的理事能参与其中。我觉得最重大的意义是,作为中国人、第二大经济体到非洲来,对方一直问你要得到什么、你们想换取什么,马老师一直在说,‘我们什么都不要,我们只是帮助非洲的年轻人去改变未来。如果非洲的年轻人有一种精神可以站起来,非洲未来一定改变。’所以,这是中国人的一个情怀,不是一个简单的公益,说给点儿钱,给点儿什么。让世界上更多人了解我们中华民族有这种胸怀,所以我非常感谢基金会让我参加这个项目,我会参加这个项目的未来5年。也希望唤醒更多的媒体让西方、让中东、让全世界的人知道,说中国有这样的一个基金会,他们只给予责任和爱,而不想要任何东西。”


马云说:“非洲这件事情,我觉得做得越来越有趣味、越来越有意义。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应该在非洲做点事情。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如果非洲不发展,我觉得(可持续发展)就是一句空话。所以我自己也承诺,在未来十年以内,我会把非洲所有的国家都跑遍。也感谢桃花源、湖畔大学的很多企业家跟我们一起,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人去关注非洲、去帮助非洲发展、成长。去了非洲才知道世界、包括我们中国,在很多地方其实还可以做得更好。所以也特别感谢Jason这个团队,我希望再有几年,十周年的时候吧,非洲的企业家创业大赛搞十年,我相信非洲的经济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抠钱、抠人


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人力总监王伶俐汇报的时候说,马云公益基金会在招人的时候是想招有同样味道的人,其中有17%的人曾经在阿里巴巴任职过,根据基金会一共有18个人来推算,只有3个人是来自阿里巴巴,其中我认识的一个叫艾青的姑娘就是从阿里巴巴过去的。



“17%的员工在阿里巴巴任职,我觉得这个数字偏低。”马云打断王伶俐说,“马云公益基金会的钱都来自阿里巴巴,我上次提过,我希望给阿里巴巴退休的员工多些机会,这是因为他们有实战经验,并且我们感恩他们,我希望多增加在阿里巴巴任职过的人。第二个,NGO组织的人不要太多, 因为未来我们要为NGO输送很多人才,这是我们基金会的使命之一,把我们在这里做的什么叫结果导向、什么叫效率导向的理念传递出去。”


凡事都有“但是”,马云接着说:“但是我也想提一个东西,就是不仅是我们19名员工(虎嗅注,应该是18个,下同),要把我们的义工都发挥作用。真正的公益,一要结果导向,二要效率导向,三要资源整合能力的提升。我们19个员工,哪怕干死了也很难干起来。今天在坐的不光是我们理事会的人在,这些(他指着在做的所有人)都是义工,怎么把大家的时间用好,比如这个理事会要开得越来越有滋有味,开得大家有成长、有感悟,完了以后参与这件事的方向感、积极性就会发生变化。所以要把所有的企业家、合作伙伴都考虑进去,否则哪怕我们190个人、1900个人,能干得了多少事情?”


马云见汇报中没有他想知道的未来计划,他主动发问:“有明年增加公益金会人数的目标吗?”


王伶俐回答道:“在来之前,于(秀红)老师给了8个名额。”


马云说:“也就是要增加到27个人?”


于秀红:“我申请的是(增加到)25个人。”


马云说:“那就要搞清楚,为什么是25个人,为什么不是27个人,为什么不是23个人?这个还是要有个数出来。我刚才讲到,未来马云公益金会对人才的输出是要有战略思考的,因为今天在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未来我们要给社会提供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才。我们的经验、我们的教训、我们犯的错误,会(随着输出的人才)加入到很多企业的公益基金会上,所以我们也要有个长期的规划。当然不是说今天要招更多的人,然后办成个培训学校,(那样)我们要昏倒了。项目跟人要配合起来,有的时候要把人才送出去,甚至项目都要给别人。”


马云唯一没插嘴的是马云公益基金会财务总监江超的财务总结与预算汇报,考虑到马云曾经数学考1分,所以也能理解。


见识过马云前面的炮火后,江超学乖了,上来就说:“马老师刚才说要把会开得有趣,让大家有兴趣,所以我先跟大家秀一个数字,让大家更激动一些。”


他秀出的数字是,马云在2014年4月捐出3500万股阿里巴巴的股票成立的马云公益金会,按照2020年1月7日前后的阿里巴巴股价计算,这部分资产为54.5亿美元,等值3800亿人民币。“这两天又稍微涨了点,我算了一下应该是有3888亿人民币,这个数字很吉利。”江超说。



江超介绍了马云公益金会历年的捐赠情况,从2015年到2019年,马云公益基金会总共承诺的捐赠已经超过了15亿人民币,在教育领域有接近10个亿的捐赠,总支出是5.6亿。“我们还是每年在按照我们的计划捐赠。其中2019年捐赠的支出是2.2亿人民币。”江超说,细分到领域,“教育领域还是占比最多,2019年发生了1个亿的捐赠支出,然后是环保、医疗健康等等。”


江超汇报完后,爱挑事儿的王帅问曾长期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FO的蔡崇信看懂了吗,蔡崇信幽默地回应道:“越来越看不懂了。”


马云接过话茬:“我觉得马云公益基金会最值得骄傲的事情是,我们花了很少的钱(做了很多的事),别人以为我们花了很多的钱,其实一年就花了两个亿,搞的声音很大,国内国外都有。这就是基金会最重要的一点。现在国内外的基金会评选谁是十大善人,都是以捐多少钱来的。我认为评选不应该是你花了多少钱,而是你投入了多少时间,你投入多少精力,你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你的效率是多高。否则麻烦就大了。对有钱人来讲,花钱固然难,相对来讲还是容易点。对有钱人来讲,最麻烦的是花时间、花精力。所以我觉得基金会这方面还是很好,控制了整个成本。”


又是一个“但是”,已经抠无可抠的马云抠起了屏幕,他指着主席台问:“但是我今天坐在这儿想,这个巨大的屏幕是不是没控制成本啊?如果就为这次理事会的话,这个成本是怎么个预算法的?”


救火员和背锅侠于秀红说:“我要说一下哈,你看到这两天的活动都是在这两个厅里一来一去,就是因为这个大屏做个PPT敷上去就好了,然后这几个场地都是来回复用的,所以我们已经尽最大可能来省了。”


难得于秀红可以理直气壮地把马云给怼回去,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不过马云还想找补一下:“花钱花在开会身上、花钱花在请领导身上、花钱花在请明星身上,这个是不行的。真正热爱公益的人,他们是愿意拎个包就过来的,真正的参与要投入(时间、精力),所以我们开了个好头,希望把这个文化继续坚持下去。我特别感谢在年底、大家最忙的时候,大家跑到三亚来,认认真真地开两天会,我觉得是很了不起的,所以还是要感谢这两天参加会议的人。”


每年这个时候,国内外数百位各行各业的企业家、明星都是自费跑到三亚,自己订酒店、办入住,有的干脆连助理都不带。比如今年,1月5日晚我刚办完入住扭头一看,矮大紧也在办入住,一向对自己的盛世美颜迷之自信的他对着录入人脸识别的屏幕贫:“这人确定是我吗?”



今年来的明星还包括李连杰、孙俪、吕思清、杨坤、宋小宝、胡彦斌、声入人心男团等,有的负责颁奖,有的负责表演。(具体详见《马云走进“新时代”》)


扯远了。回到理事会现场那块屏幕上。


蔡崇信反驳马云说:“关于这个投屏,我的意见跟你不同。我在阿里CFO当了十几年,最常问的一句话不是说你省了多少钱,而是这个钱够不够花,是不是应该花。在这个屏幕上,我觉得这个屏幕应该去投资的、去花钱的。为什么,因为今天我们是一个公开的场面,来参加的嘉宾可能也都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如果这个屏太小的话,PPT看不清楚,大家就学不到东西了。”


他的话赢得了在场观众的掌声和笑声。马云心服口服乐呵呵地说:“同意!批准!”


在表决环节,当前两项表决都9票通过的时候,我以为又要上演我们习以为常的一幕了呢。就在我准备嗤之以鼻的时候,接下来对2020年团队人事规划表决的时候,马云率先打断了,说还有很多内容没有加进去,“得回头讨论,刚才说的增加5个人还是6个人,为什么不是8个人,这5个人增加在哪里,这些要搞清楚了,我们才能表决。”(明明于秀红说的是增加7个,可见马云数学不好是一以贯之的。)


邵晓锋随声附和:“这个非常好,本来我是想投反对票的。尤其是刚才还是马总问了以后才讨论的,原来的汇报上都没有,所以这方面我们希望看到更清晰的计划。”


其他一二三



无官一身轻的马云在接近3个小时的理事会上格外的放松,穿着标志性紫色体恤和布鞋的他翘着二郎腿时不时侧身坐着,一条胳膊支棱在椅背上,这种姿势颇具攻击性,也能看出做慈善让马云更加收放自如。


自去年马云突发奇想要把理事会全程公开后,虎嗅连续两年作为观察员参与其中,说监督谈不上。综合比较,去年马云还是比较克制的,没有像今年这么疯狂地挑战汇报者,甚至让在做的人都为做工作汇报的人捏一把汗。


但正是这种近乎苛责的挑战式发问才让很多会被回避的问题变得更加透明、清晰,也让这个理事会开得更有价值,而不是大家一团和气、该举手的时候全员举手通过了事,避免了走过场式的形式主义。也让我们从马云不停地抠字眼、抠员工数、抠每一分钱怎么花看出来,马云的确在花时间、花精力去践行他说过的话。


至于马云为什么要公开理事会内容,虎嗅在《马云为什么要求必须公开这个视频?》里解释过原因:马云认为公益没有秘密。


2019年1月14日,马云公益基金会第二届七次理事会全程视频


马云当时说:“我们不是为了说明我们做了多少事,而是希望唤醒更多人的参与、更多人的关注、更多人能够参与到公益之中。们不仅要让别人知道我们做了一些什么,而且也要让别人看到我们是怎么做的,我们也要让人家看到我们犯了哪些错误,走过了哪些弯路,我们一切都必须是坦坦荡荡。如果我们做错了,希望别人不要再犯错误,如果做对了,我们希望彼此能够拿来借鉴,基金会必须要有透明的基因,所有的事情都要公开,都要透明,都要有据可依、有据可查。


同时,感恩也是这次理事会释放出的一个主题。于秀红在工作汇报中谈到捐赠1个亿给西溪湿地保护计划,马云插话说:“很多人关心为什么在西溪湿地做环境保护,阿里巴巴、淘宝的诞生和发展就在西溪湿地,我们对家乡、对边上首先进行保障。全国要做的地方很多,但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从自己的家乡开始做起,从养育自己、培养自己的地方做起,这也是我们希望对杭州西溪之地有个感恩之心。” 


当于秀红讲到马云公益基金会对浙江大学国际医疗中心的资助,通过设备采购和人才引进,助其成为国际一流、国内领先的三甲综合医院,为周边居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时,马云又插话道:“这个项目依然是这样。因为我们阿里巴巴诞生于杭州,我们必须改善杭州的教育、杭州的医疗、杭州的环境,以回报杭州的发展。我觉得我们每一个企业,来自于当地、成长于当地,当你成长起来以后,你应该对当地进行帮助,这是我们对公益的思考之一,也跟大家报告一下。”这个项目计划投入总资金5.6亿,5亿用于设备采购,6000万用于人才引进,马云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阿里巴巴个人合伙人共同参与。


一个插曲。在各理事述职的时候,其中一个理事、奇艺董事与普罗维登斯投资(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的董事总经理童小幪说,在马云公益金会的乡村教育、企业家精神、女性领导力、环保与健康四个大项里,目前医疗健康还不是重点,但这是他非常感兴趣的事情,也是他的专业所在,所以他在过去几年经常缠着马云跟马云灌输说医疗健康有多么多么重要:“我是觉得医疗健康跟教育很多天性上面是很一致的,都有很大的非功利、非盈利的性质,都需要很多政府和政策上的支持。比如公共医疗、传染病的预防与治疗,我自己在未来是愿意在理事会里面挑个头,我去做一些研究,然后给理事会做个汇报,看看是不是上面需要放一两个人,做一些主动出击。”


我想说的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的这些个理事是都带着脑子来参加的,所以才有了很多建设性的建议。就在这次理事会的十几天后,我们就遭遇了影响全球的疫情,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1月29日,马云公益基金会宣布捐赠1亿元用于支持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


想必经过这次疫情后,接下来马云公益基金会会加大、加快对医疗健康领域的投入了。


马云在最后总结发言时说,成立马云公益基金会并非他心血来潮,而是他十年前的2009年9月10日决定十年后退休后最重要的一个计划:“退休以后你干什么?如果退休以后没事干,你天天去折腾公司里的人也是很麻烦的。至少得让自己高兴,至少得让自己有热爱的事情,所以马云公益基金会是我退休计划的最重要的一个计划。所以我退休以后越来越忙。”


“我想把马云公益基金会打造成公益模版。从去年开始,我们的理事会是对公众开放,欢迎社会各界监督,我们希望更加的透明,并且把我们的经验教训跟所有未来有志于成立公益基金的企业家们、社会各界人士分享。”马云说,“十年前我跟巴菲特说,你可以把你的钱交给给比尔·盖茨,我们该把钱交给谁呢?我们没有这个经验,中国在慈善事业上做得非常好,但是在公益的架构、愿景、组织、文化和人才培养上面,我们要做的事情很多。所以我们不仅仅要做中国公益的榜样、标杆,更重要的是,把我们的公益基金会做成模版。完善中国公益基础建设,最关键的是人,所以未来几年,我们要加大对人才的培养,打造中国公益的黄埔军校,以后我们还是要输出人才。”


说到这儿,马云说他在离开阿里巴巴的时候给了张勇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希望阿里巴巴十年以后能给社会一年贡献1000个在阿里巴巴工作十年以上的人。


马云说他之所以有这种想法是很多年前他去谷歌参观,当时接待他的一个年轻人告诉马云,这是他在谷歌工作的最后一天,明年就要去政府上班了,他希望把在谷歌学到的东西去帮助政府完善这个国家的数字基础设施。“那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时候我也有这样的员工,很年轻,三十几岁,去参与到社会的发展,这是我的压力。”马云说,他希望马云公益基金会也为中国的公益界提供这样的人才,这是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使命和担当。


马云最后发牢骚说,开2个半小时的理事会时间太长了、效率太低,以后尽量控制在1个多小时。


他依然重复了他此前不停重复的理念:“做慈善要低调点,那是我的私事,不能告诉你,但公益要高调点,高调是一种担当,没毛病!”

图片热点
建昌秘闻
关于我们 | 建昌生活 | 男女信息 | 两性服务 | 建昌朋友 | 网站地图 | 建昌健康 | 建昌时尚
Copyright 2010-2015 建昌资讯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